无道德的富翁阶层加剧了世界不公平,财阀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必将走入死胡同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爱时尚>时尚新闻>无道德的富翁阶层加剧了世界不公平,财阀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必将走入死胡同

    无道德的富翁阶层加剧了世界不公平,财阀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必将走入死胡同

      在美国大选中,谁是特朗普的票仓?毫无疑问,那些失落的美国白人肯定是支持群体之一,美国国内的不平等在很大程度上把特朗普给送上了总统宝座。

      对此,纽约时报12月15日刊登文章,引用了著名经济学家,《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等人撰写的《世界不平等报告》,分析了全世界收入不平等的状况。

      文章称,不只是美国,全球各个主要国家内部的不平等都在增加,各个国家富人1%的富人都掌握了更多的财富,即使是奉行平等主义的欧洲也是如此。但是国家之间的不平等却因为中印的崛起而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以这两国为首的发展中经济体成功的拉近了和发达经济体的差距。

      但是相比较而言,中国比印度要成功的多。纽约时报说,中国在增加贫困人口的收入方面要比印度成功的多,因为中国的战略是以面向出口的低技术制造业为基础、以强劲的基础设施投资作支撑。印度则更加重视国内,制约了全球化给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阶层带来的好处。

      另外,纽约时报还表示,当中国经济发展达到了一定程度,增速放缓的时候。中国的增长就可能加剧全球的不平等,因为眼下处于分配收入底部的印度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在未来30年内很难经历类似中国过去30年那样的发展。对于全世界未来的发展来说,如果所有国家都遵循美国的不平等发展,到2050年,处在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人将获得全球收入的28%,收入靠后的一半人口只能得到大约6%。

      最后,原世界副行长伊恩·戈尔丁教授表示,中国拥有强而有力的政府,在治理国内的不平等问题。

      全球1%的高收入人群和50%的低收入人群,所占据的收入比例(图:纽约时报)

      以下为纽约时报文章(有删改):

      全球不平等问题在持续加剧几十年后稳定了下来。自金融危机前夕达到最高水平后,最富有的1%人群在世界收入中所占的比例下降。从罗纳德•里根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美国收入水平靠后的一半人口,在全球的蛋糕中分到的份额一直是最大的。

      但坏消息是:这种稳定可能不会持续下去。尽管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经济体发展迅速,与全球富裕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不断缩小,但几乎每个国家内部的不平等都在加剧,这将推动全球收入进一步集中。

      包括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和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在内的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World Wealth and Income Database)创建者于周四发布了《世界不平等报告》(World Inequality Report),通过研读这份报告,我们不禁要把这种不断加剧的收入集中当作某种不可阻挡的自然力量,认为它是全球化和科技对经济造成的必然结果。该报告发现,1980至2016年间,人类中最富有的1%获得了世界收入的27%。相比之下,收入处于后50%的人只获得了12%。

      没有哪个地方的蛋糕分配变得更加公平。在中国,自1980年以来15%的收入增长流向了人口中最富有的1%,流向收入垫底那一半人口的只有13%;即便是在奉行平等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的欧洲,最富裕的1%也在这个时期获得了财富增长中的18%,而收入水平靠后的那一半人口只得到了14%;在全球更不平等的地区——比如美国或俄罗斯——收入差距即将达到近代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水平:自1980年以来,处于收入分配底层的一半美国人仅获得了经济总增长的3%;俄罗斯收入靠后那一半人口的收入实际上还减少了。

      美国、欧洲、中国、印度4个地区最富有的1%和底层的50%收入占比,各个地区内部都出现了不平等状况(图:纽约时报)

      巴西、俄罗斯、中东、非洲4个地区最富有的1%和底层的50%收入占比(图:纽约时报)

      偏离的模式,中国减贫比印度更加成功

      然而,仔细研究数据会发现,关于这种不受约束的不平等,没有什么是不可避免的。以中国和印度这两个人口超10亿、正在你追我赶奋力摆脱贫困的发展中国家为例。两国的收入都变得更加集中,但中国的经济战略使其以较低的成本——就经济差距而言——实现了多得多的增长。将欧洲与美国和加拿大相比较,也会发现类似的反差。

      事实证明,政策很重要。通过税收和财富转移进行更剧烈的再分配,使欧洲摆脱了严重的收入差距,而美国人已经习惯了这种差距。不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正在助长美国的不平等现象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重演。事实证明,在选择了不同发展模式的中国,以面向出口的低技术制造业为基础、以强劲的基础设施投资作支撑的战略,在提高收入水平靠后那一半人口的生活水平上,比印度的战略更有效。印度的战略更重视国内,制约了全球化给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阶层带来的好处。

      全球不平等将如何发展?税收与教育、就业规则和金融监管方面的政策选择,将在未来世界各国发展成果如何分配的问题上发挥巨大的影响力。但是,推动全球范围内收入分配最强大的力量将是切实的经济增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赶超会缩小贫穷国家与富裕国家之间差距,如果这种差距缩小的速度比各国内部贫富差距加大的速度快,全球的收入差距就会缩小。

      2016年不同收入组别中的人口比例(图:纽约时报)

      1990年不同收入组别中的人口比例(图:纽约时报)

      世界收入增长形势

      问题是,发展中国家未来的发展能有多快?很遗憾,答案是还不够快。如果中国过去几十年迅猛的经济增长都不足以促使全球范围内的收入分配变得更加公平,很难想象一种能够缩小全球收入差距的经济奇迹。

      中国的经济奇迹是一项前所未有的壮举:在一代人的时间里,一个生产力低下的农业国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制造业出口大国、一个巨人。自1980年以来,中国在世界收入中的份额从3%上升到了19%;它的人均收入增长速度几乎是美国和加拿大的15倍,欧盟的19倍,从世界平均水平的15%上升到了90%。在世界收入分配中一度垫底的中国,如今在全球收入领域的存在大大增强。

      中国的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几乎是推动经济增长成果分配更加公平的唯一力量。在世界收入最高人群的收入遥遥领先、工业化国家的劳动者大多驻足不前之际,中国的收入增加减轻了全世界的不平等。但这还不够。

      随着中国变得更加富裕、经济增长放缓,它对世界收入分配的影响可能有好有坏:一旦中国的平均收入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中国的快速增长就会开始加剧而不是减缓不平等。而眼下处在世界收入分配底部的印度和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似乎难以在未来30年里经历类似于中国过去30年那样的发展。

      1980年到2016年不同收入组别人均收入增长的速率,富人和穷人增速都在增加,中产阶级损失严重(图:纽约时报)

      不平等的未来

      是贫穷国家取得足够的进步——相对于富裕国家来说——从而让全球收入分配变得更加平衡?还是各国内部日渐加剧的不平等会取胜?这取决于三股力量:国家的经济和人口增长,以及国家内部不平等现象的演变。《世界不平等报告》利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的经济预测、联合国的人口预测和各国36年中不平等现象的演变情况,尝试对这些力量进行了预测。如果你关心公平,我可以告诉你,结果看上去并不乐观。

      如果各国的收入差距继续按照1980年以来的趋势演变,自2000年以来的全球收入稳定期会证明只是暂时的回落:到2050年,全球收入靠后的一半人口只能获得世界收入的9%,比今天还低一个百分点;相比之下,收入靠前的1%人群将获得全球收入的24%,而2016年这个比例为21%。

      但同样,政策很重要。比方说,各国决定大力遏制不平等现象,就像欧盟在1980年之后的36年里所做的那样。在这种情况下,全球收入差距甚至会降低一点:到2050年,收入垫底的一半人口将分到13%的蛋糕,收入最高的1%分到的世界收入将减少到19%。

      我们可能不希望看到世界遵循美国的不平等发展的轨迹。如果是那样,到2050年,处在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人将获得全球收入的28%,收入靠后的一半人口只能得到大约6%。

      

    无道德的富翁阶层加剧了世界不公平,财阀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必将走入死胡同 时尚新闻 第1张


      占领华尔街运动中抗议的美国民众@视觉中国

      延伸阅读

      原世界银行副行长:中国有世界上最能干的政府

      今年,观察者网有幸和原世界银行副行长伊恩·戈尔丁教授有过交流,谈论了全球化和国家内部不平等的问题。戈尔丁教授认为,中国完全有能力治理不平等。

      戈尔丁教授说,中国有一个优点,那就是有世界上最能干的政府,当然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很重要,市场有一些事情做不好,比如说创新方面需要一些政府的资金投入,这些中国都很优秀。

      同时,中国政府能向大公司和富人收税,如果中国政府也像美国一样被大公司通过游说控制,那就糟糕了,在美国,你需要很多的影响力说服别人给你政治献金,才能做上政客,这就说明大企业对政治的影响力非常大。

      等你通过政治献金坐上总统以后,转过来对这些大企业加税,这可不会受欢迎。这不只是多少人会选你的问题,还有你能收到多少税的问题,政治献金这个体系是一个很坏的起点,很难加税,所以很多民主制国家都面临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政府弱,游说集团太强。就算是欧盟布鲁塞尔总部也有很强的院外游说集团,在游说集团影响下,很多人觉得高税收不好。

      同时,税收制度是需要全球协调的,我们必须关掉避税天堂,世界上其实并没有很多的避税天堂,大概就只有10个吧,而且这些国家都很小,并没有很强的实力,比如说摩纳哥。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大,只要有全球的协调和执法就能够避免这种财富转移。媒体得到线人的报告非常重要,方便披露信息。

      道德教育也很重要,让人们认识到,不管在哪里做这种事情都是不道德的,这样才能够防止少数人享受财富的成果。这是一个伦理道德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执法的问题。潮流正在改变,在美国已经看到这种潮流,欧洲也是,英国的潮流也在扭转。

      另外,富人不只是避税,继承也是一个很大的麻烦,下一代能够继承父辈太多的财富,财富继承也成为了一个重大的不平等来源。


    打赏
    无道德的富翁阶层加剧了世界不公平,财阀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必将走入死胡同》由《爱时尚》整理呈现,请在转载分享时带上本文链接,谢谢!
    爱时尚 ©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时尚网站机器人汇集互联网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编辑qq:2243438570处理。
    Powered by 时尚一号 Themes by 爱时尚网
    备案:闽ICP备15014843号-1 文章归档 标签